血腥之懼!你復活了阿 


當雙方快接觸時,我下了命令。

「去拆攻城車,別戀戰,魔族交給我吧!」 語畢,我騎著馬直衝他們的主力軍。

只見魔族的的長槍兵迅速的衝向我,我跳下馬並且隨手抓了長槍,丟向坐在魔龍上的不知名的東西。

「你就是魔王吧!不參戰嗎?」我邊說邊砍著他們的長槍兵。

「喝呵!看來你迫不及待了呢。」他笑著說。

只見雜魚們被我砍的鮮血四賤,從遠方就能看到魔族的頭飛起,不過惡魔怎會有血……『拔刀術‧轉嚴!』只見他們的身體被我分解,在空中突然多了下半身與上半身,不過最精采的應該就是,飛四處飛濺的血吧。(謎:這是怎樣= ='')

突然,我停止殺戮看著他們向後退了好幾步,我看著他們問:「怎麼了嗎?不再過來了嗎?那我……過去囉。」我那飛快的腳程『拔刀術‧居合』只見一整排的魔族的頭,瞬間飛起在空中劃出了紅色瀑布。

以殺到忘神的我,不知過了多久,突然靈魂像飛回來似的,看著攻城車都被拆光了……蛤!拆光了……不會吧,魔族那麼嫩,算了任務完成就退吧。

「退!」我大喊。

我再度騎上馬,擊退追來的魔族,來就要到城門時看著龍穿上厚重的盔甲才知道。

「原來他們的龍才是攻城器具……」

「司令你你你你……剛說甚麼?」一個剛好走到我旁的人緊張的說道。

「他們的龍才是攻城器具!快跟其他還殘存的人說。」語畢,我騎著馬衝向暴落古的所在地。

「你終於來了。」只見他在第2道城牆觀摩著整個局勢。

我跳下馬說:「你還真悠閒阿!那隻龍怎麼辦,要把魔王拖下來殺嗎?」

只見暴落古走下城牆說:「看來先清光小兵比較重要,所以我需要留下弩炮還有投石器的人手,剩下的都出城。」

這又是孤注一擲的仗嗎?真的很煩欸。

突然,暴落古拍著我肩膀指向,那龍的後面。

「那是……魔龍!原來後面藏了這麼多,可是不對啊!剛剛我沒看到阿,難道是援軍?」

只見暴落古點頭說:「正是,看那肥龍皮粗肉厚,可能要許多法師吧。」

「要不我們來比賽,誰殺龍最多!」

「我看先殺那個魔王再說吧,不過……你不去洗澡嗎?你全身上下都是血欸,還有你幹麻戴面具?」暴落古指著我溼答答的衣服。

「這樣他們才會怕我阿!」我笑著說。

只見暴落古沒說話了。

「要再出城用密語跟我說吧,我剛看到我的士兵好像看到我都很緊張呢。」我笑著又騎上馬走了。

我甚麼時候跟暴落古那麼好了……等這場仗打完,我在想好了。

到了東門前,我拿下面具用水擦拭著,只見那些人沒再用那變態的眼神看我了,看來又是血的功勞。

我走上城牆看著那些魔族,有個人拍著我肩說:「原來你在這啊!你怎不去洗澡?」

我回頭看著她,才發現她是暴落古的妹妹,但我又回頭看著魔族的變化。

「幹麻不說話?等一下我也和你一起去打仗呢!怎這麼冷淡?」

突然,又出現了另一個聲音 。

「小奈!你沒事吧?」會這樣叫我的人也只有小芷了。

「沒事。」

「血腥之懼!你復活了阿。」這聲音,一定是那殘月。

突然,我卻沒聽到樂桃妮的聲音,我快速的轉過頭,卻見樂桃妮看著那魔王說了一句話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哥哥?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
期待許久的奈夜終於要出來了阿。

冰雨你看到別笑我喔= =''

說真的我不太繪畫畫-3-SDC10104.JPG 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鵼月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